穿越半個多世紀的情書 98歲老人暮年盼夫歸

  “我的好姐姐,紙短情長,一言難盡,怎不使人依依呢?”夏秋之交,微風中帶著些許寒意,不顧風寒,杜虎珍老人顫顫巍巍地接過信開始讀了起來,當看到這句話時,這位已經步入鮐背之年的老人久久不能平靜,還是在這個地方,在不遠處的老房子,往昔歷歷如昨。

  而每當這時,杜虎珍的兒孫在看著老人有些落寞的身影時,都想盡快的讓這位等了丈夫75年的老人圓了自己的一輩子的期盼——再見一次丈夫。

  未曾長相廝守便已天各一方

  這是丈夫離開的第75個年頭,杜虎珍老人如往常一樣生活,與以往不同的是,自從2019年5月開始,杜虎珍得知孫女和孫女婿在幫她尋找丈夫后,每次見到孫女、孫女婿,老人都會第一時間詢問有沒有丈夫的消息,但每次從孫女、孫女婿口中在得到否定答案時,杜虎珍老人便會怔怔出神。

  8月7日,杜虎珍的孫女婿蔣賢波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每年過生日我們都問奶奶的愿望是什么,奶奶總是笑而不答,但是我們都知道,奶奶心中一直有一個伴隨她一生的愿望——找到爺爺。”蔣賢波說,大家出身的奶奶杜虎珍是在1942年時嫁給了同鎮的爺爺黃光明(后改名黃俊夫,下文均稱黃光明)的,結婚那年,杜虎珍21歲,黃光明則小她三歲的。

  彼時正值抗戰,青壯年紛紛應征入伍,十八歲的黃光明也不例外,還未及約定海誓山盟,便匆匆返回湄潭縣繼續部隊生活,在回伍幾個月之后,思念心切的杜虎珍來到部隊尋他,兩個人共同度過了一段時光,之后杜虎珍發現懷有身孕,便返回家中休養,十月懷胎生下了兒子黃發昌。在黃發昌出生后不久,黃光明也到了服役期限,也返回家鄉和母子一起生活。

  1944年,黃光明再次和妻子告別走入軍營。但誰也不曾想到,這一別過就是75年。

  解放之后,黃光明去了香港,后來又輾轉到了馬來西亞,而這一段經歷,是孫女和孫女婿一次偶然發現的,“之前我們都不知道爺爺在馬來西亞,奶奶也沒有和我們說過。幾個月前,湖南電視臺和頭條尋人的工作人員來到家中,他們希望看一下爺爺和奶奶生活的老房子,和爺爺當年留下的東西時才發現了爺爺當年寫給奶奶的信。” 蔣賢波說,爺爺和奶奶生活的老房子已經一百多年了,而且很久都沒人住過,就連他們做小輩的也多年未曾好好的去房子里看看,也因如此,他們一直沒發現在老房子二樓藏著奶奶珍藏了多年的寶貝——奶奶的嫁妝箱子。

  箱子里有奶奶當時的陪嫁,有爺爺和奶奶結婚時候的枕套,有爺爺結婚時候帶的帽子,還有父親從小到大各個階段具有代表性的東西,而多年前爺爺寫給奶奶的兩封信,也同樣被奶奶珍藏在這個上了鎖的箱子中。

  蔣賢波說,爺爺黃光明給奶奶杜虎珍這兩封信中有一封是1952年爺爺黃光明從馬來西亞寄過來的,“當時寄一封航空信的錢不便宜,存了很久的米賣掉才夠寄一封信,而奶奶為了和爺爺通信,省吃儉用的在攢錢。” 蔣賢波和家人推斷,這封爺爺黃光明從馬來西亞寄來的信應該是他們之間通的最后一封信,之后奶奶杜虎珍便失去了和爺爺黃光明聯系。

  獨守一生完成丈夫信中所提心愿

  在蔣賢波的印象中,奶奶杜虎珍永遠都帶著大家閨秀的氣質,而且做事情的眼光長遠,對于兒孫的要求和期望都比較高,“奶奶曾經和我們小輩說,無論在什么條件下都要讀書。”而奶奶的這一觀點也出現在了爺爺寫給奶奶的書信中,“發昌子的求學問題,不論家中怎樣困難,你可教他求學為上,因余在社會吃虧不少,是不曾深學問的關系……希望你把小孩子撫育成人,能深造,那你的德不知多大。”就這樣,奶奶杜虎珍在物資匱乏的時代,還是選擇供養孩子讀書,一直到初中畢業,就算杜虎珍要自己做手工編制草鞋換錢,也要支持孩子讀書,給孩子買文具、買書。因為她心里一直記掛著丈夫的囑托。

  幸好兒子黃發昌不負所望,在學校成績非常好,在母親的辛苦勞動和老師的幫助下,完成了初中的學業,還成為了教師,直至退休都在鎮上的小學教書。頗巧的是,黃發昌的兒子兒媳和女兒女婿也都選擇了教師作為職業,“一家五個老師,教師之家也算是一種傳承。”蔣賢波提及此笑談到。

  “我就要在家守著,萬一他哪天回來呢?”

  75年過去了,已經98歲的奶奶杜虎珍完成了丈夫信中的囑托,曾幾何時,孫女黃麗英問過奶奶杜虎珍,為什么不在年輕的時候改嫁來分擔自己身上的擔子,但杜虎珍則這樣說,“我就要在家守著,萬一他哪天回來呢?”

  隨著歲月的流逝,杜虎珍的容顏褪去,脊背也漸漸的拱起, 但是她仍然守在和丈夫生活的家中,寸步不離,只希望能等回離家半個多世紀的丈夫黃光明。

  直到幾年前,年過九旬的杜虎珍想起自己的丈夫也到了遲暮之年,或許在外丈夫已經先自己離開了人世。就這樣,每到年節,杜虎珍就在門口擺上一個凳子,在上面添一些菜,再擺一些酒來祭奠丈夫。

  2012年開始,孫女、孫女婿二人見到奶奶杜虎珍對爺爺黃光明一如既往的思念后,決定幫奶奶找爺爺的下落。自那時起,每逢在縣城教書的孫女和孫女婿回老家看奶奶杜虎珍時,杜虎珍都會向他們打聽丈夫的消息。

  就算丈夫黃光明生死未卜,杜虎珍仍然在等。她把那些寶貴的東西都藏在了箱子里,丈夫的家信、照片;自己結婚時的帽子、嫁衣;兒子的獎狀、畢業證書……等待著它應該被打開的那一天,只盼良人當歸。

  實習記者 孫健祎

  文/北京青年報記者 王天琪

相關推薦
新聞聚焦
猜你喜歡
熱門推薦
返回列表
多彩网 霍林郭勒市 | 库伦旗 | 泽普县 | 蓬安县 | 四子王旗 | 鄂尔多斯市 | 西畴县 | 灌云县 | 潜山县 | 濉溪县 | 平和县 | 宁津县 | 于都县 | 山东省 | 浦江县 | 富锦市 | 开鲁县 | 吴忠市 | 永福县 | 万山特区 | 苏尼特左旗 | 万荣县 | 崇信县 | 安徽省 | 湛江市 | 黄龙县 | 平安县 | 岗巴县 | 西峡县 | 云和县 | 武宁县 | 阿尔山市 | 资溪县 | 老河口市 | 阿尔山市 | 壤塘县 | 安陆市 | 靖江市 | 健康 | 阿尔山市 | 庐江县 | 芒康县 | 六安市 | 柘城县 | 乐安县 | 泰兴市 | 清河县 | 灵武市 | 什邡市 | 芦溪县 | 嘉定区 | 台东县 | 赤壁市 | 澎湖县 | 谷城县 | 林口县 | 高清 | 乐东 | 历史 | 西青区 | 信丰县 | 达州市 | 玛纳斯县 | 梁河县 | 平山县 | 泰州市 | 和林格尔县 | 淮安市 | 桓仁 | 顺义区 | 崇左市 | 阳原县 | 隆回县 | 乳源 | 丁青县 | 丽水市 | 临邑县 | 团风县 | 岑溪市 | 洪洞县 | 巨鹿县 | 湘西 | 双桥区 | 江华 | 金寨县 | 濉溪县 | 德兴市 | 四平市 | 昌吉市 | 云阳县 | 江源县 | 马边 | 岐山县 | 徐水县 | 长春市 | 双峰县 | 连州市 | 巧家县 | 札达县 | 图片 | 乐安县 | 呼伦贝尔市 | 富裕县 | 普兰店市 | 项城市 | 历史 | 明星 | 乌拉特前旗 | 甘孜 | 密山市 | 易门县 | 朝阳市 | 黄石市 | 丹巴县 | 师宗县 | 英超 | 乌苏市 | 石河子市 | 田林县 | 镇巴县 | 镇康县 | 梧州市 | 东海县 | 房产 | 灵璧县 | 正定县 | 兴宁市 | 吴川市 | 景东 | 洪雅县 | 秦安县 | 丰县 | 康保县 | 太原市 | 怀安县 | 永登县 | 安顺市 | 高安市 | 出国 | 无锡市 | 高尔夫 | 安远县 | 习水县 | 吴江市 | 易门县 | 社会 | 景宁 | 霍城县 | 静乐县 | 东丰县 | 固阳县 | 响水县 | 西平县 | 长沙县 | 鲁甸县 | 科技 | 美姑县 | 玉溪市 | 宁乡县 | 青阳县 | 依兰县 | 基隆市 | 河池市 | 阜南县 | 舟曲县 | 永顺县 | 石嘴山市 | 黑河市 | 乐昌市 | 于田县 | 繁峙县 | 清新县 | 咸阳市 | 保山市 | 浦县 | 明溪县 | 太湖县 | 衡水市 | 宜宾市 | 新泰市 | 海盐县 | 墨脱县 | 武邑县 | 河源市 | 哈巴河县 | 二连浩特市 | 班玛县 | 定州市 | 呼和浩特市 | 黄山市 | 佳木斯市 | 巴彦淖尔市 | 鄱阳县 | 临安市 | 凉城县 | 堆龙德庆县 | 千阳县 | 宁阳县 | 隆子县 | 集贤县 | 高州市 | 正宁县 | 土默特右旗 | 雷波县 | 正宁县 | 双江 | 江达县 | 保山市 | 南溪县 | 临桂县 | 舞钢市 | 常熟市 | 侯马市 | 荃湾区 | 那坡县 | 尚义县 | 金溪县 | 北川 | 清苑县 | 张家口市 | 沂水县 | 叶城县 | 塔河县 | 双峰县 | 宁陕县 | 花莲县 | 贵德县 | 郁南县 | 慈溪市 | 左权县 | 石棉县 | 普陀区 | 澎湖县 | 广昌县 | 临城县 | 美姑县 | 台南市 | 乐平市 | 阳西县 | 阳西县 | 珠海市 | 九龙坡区 | 德钦县 | 遵义市 | 弋阳县 | 尚志市 | 和田县 | 句容市 | 邵东县 | 宣汉县 | 双流县 |